第九章(1 / 2)

倾妖侧 风华晴 1799 字 5个月前

<divid="chaptercontentwapper">

岑儿?

不对。ahref=""target="_blank"/a按理说。这里有结界。一般的妖是进不来的。转头看向赤介。却发现赤介正狠狠的瞪着来人。手上的条条青筋显露出来。

此妖并非一般的妖。

得出这个认识。叶初寻小心谨慎的朝赤介的方向挪了挪。亦是让清灵等人带着卫应往后退了推。然后看向来人。

“你是谁?”

来人红眸微眯。带着些不明意味的沉痛说道:“岑儿。你当真不认识我了吗?”

不等叶初寻开口。赤介冷言道:“谷幽。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谷幽?这个名字好像听过。

红衣男子看向赤介。“你能来这里。我为什么不能来。三百年未见。赤介你过的可好?”

叶初寻清楚的看到赤介的一双紫眸好似化作了一柄锐利的剑。割向谷幽。

“妖王谷幽。我在问你。你来这里做什么!”

谷幽却不理会赤介。依然对着叶初寻。柔声道:“岑儿。我找你好久了。”

“岑儿?你认错人了吧。我是叶初寻。”

“岑儿。你当真不记得我了?”

“我不认识你。”

“你忘了也好。不管怎么样。我不会再放弃的。”

叶初寻白了谷幽一眼。这算什么啊。

“岑儿。你可不可以把这幅画送给我?”

谷幽说着飘身而下。待身形将要立定在叶初寻面前时。赤介快速将叶初寻拉往一边。手中立马多了一柄剑。通体的银色。冰锐如雪。

“谷幽。你认错人了。”

言外之意。谷幽再不收手。那柄银剑就会刺过去。

这冰冷的杀气让人有些害怕。

“赤介。你不打算与我面对面的对决?这般隐忍又是为何?”

“谷幽。终有一日我会杀了你。但这里是叶景院。不是妖谷。”

谷幽笑着摇了摇头。“还说我认错人。你不是也一样。”

“我与你不同。现在的身份是叶景院当家的护者。”

谷幽斜飞入鬓的眉淡淡一挑。“哦?收起你的厉爪做起了忠犬吗?这倒是让我有些吃惊了。当年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。”那红眸中尽是挑衅。

“谷幽。你说够了没有。”

银发飞扬。银剑如霜。带着凌厉的气势朝谷幽刺去。

只见谷幽跃入半空中。红袖一拂。散去了周围凌厉的气息。

“岑儿。我们还会见面的。等我。”

话音落地。一袭红衣已不见。

“走了?”

叶初寻长吁了一口气。坐在旁边的斜倚上。“赤介。那个人就是妖王谷幽?”

“恩。这天下唯一能安然进入我的结界的就是谷幽。”

“那他说的岑儿是谁?”

赤介斜瞟了一眼旁边的画。“是这画中之人。名叫遥岑。”

“我们很像吗?”

赤介点了点头。

“那谷幽是喜欢遥岑的吗?”从那个语气。那个温柔来看。应该是有着某种情愫。

赤介再次点了点头。不过。这头点的在叶初寻看来。有些不情愿。

“原来如此。也许遥岑真是我的祖辈呢。那幅画更不能给他了。不过。他也真笨。竟将我认成那样美丽的女子。”

叶初寻拿着画走回自己的房间。

说实话。被人当做替身的感觉。不爽。

赤介站在原地。看着那有些赌气似的背影。眼神些许迷离。

确实是很像。只是你不知道罢了。

谷幽走后。叶景院议论纷纷。本来一个赤介就够他们议论半年的了。现下又来个扎眼的。这一年都不会没话题可说。

“清儿。帮我把这幅画挂起来”

“大人。这幅画……”

“她应该是叶景院的祖辈。也许时代太久远了。大家都不知道。”

“那样的话。这位遥大人也许是当家?”

“恩”

虽然一切只是猜测。不却真的少了一丝孤独。

“大人。该用午膳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不管发生什么事。自己一定要坚强。既然选择了。便一直走下去吧。

“大人。有几个百姓求见。”

“百姓?”

叶初寻放下手中的杯子。凝眉对向卫应“卫爷爷。这百姓找叶景院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寻儿有所不知。因叶景院的‘惠’才得以百姓的信任。所以一旦有什么事。他们便立刻会找叶景院。恐怕哪里是出了问题。”

“知晓了。我去看看。”

刚走到前院。便看见几个人跪在叶景院门口。一边擦着眼泪。一边叨念着“叶大人救救我们吧。”

这景象着实有些凄凉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